您的位置: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妈妈是我的欲望之源

妈妈是我的欲望之源

    第一章

    在我眼中,妈妈都是那种端庄贤淑的女人,她一直尽心尽力照顾我们。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话,我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认为的。

    首先介绍一下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叫林雅,有着一副傲人的身材,165的身高,36D的乳房,(这个是我从内衣上看到的,但是其实不是)24,36的傲人三围,而且三十八岁的身材完全没有一点老态,略长的鹅蛋脸散发着不同于少女青涩的成熟气息,气质高贵优雅,一身剪裁合体的职业套装彰显着女人的干练,这个大概和她从事的工作有关吧。

    事情的开始是去年高考完,妈妈因为公事出差,对于这点我一直很不理解,爸爸是跨国公司的总经理,工资福利好的不得了,足够我们悠闲地过上一辈子,唯一不足的是爸爸一年在家的时间不超过两位数。但是妈妈不知道为什幺还要去工作,对于这个问题,她的回答是在家闲着没事干,出去找点事情干。

    不过妈妈的公司经常加班出差,妈妈经常都很忙,晚上也经常不回家。我一开始也是以为她的公司业务比较繁忙,所以也很理解,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是怎幺回事。

    去年暑假高考结束后,本来妈妈是答应我说带我出去好好玩玩以奖励我高三的努力学习,但是等我高考结束了有临时变卦说公司有急事要她出差一个星期,对此,虽然我心里很不痛快,但是也表示了理解,毕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经常这样。

    妈妈走后,我觉得很无聊,因为妈妈怕影响我学习,便没给我买计算机,说是高考完给我买,因此我要玩都是跑王叔叔家去。王叔叔是我父亲的好朋友,所以两家很熟,只是王叔叔到现在还一直没有结婚,这点我很不理解,毕竟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他是本市的副市长。后来算是明白了。

    那天我去王叔叔家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家政公司的清洁工——林嫂,她说王叔叔出门了,要一个星期才回来,我纳闷了,怎幺又出门了。还好林嫂认识我,毕竟我经常来她知道我们两家很熟,就让我进门了。没办法,人没在更好,我可以一个人好好玩了。进了书房我打开计算机点开游戏开始玩了起来,边玩边和林嫂聊天,过了一会,林嫂打扫完了,嘱咐我出门的时候锁好门便走了。

    过了一会我就开始无聊起来了,游戏也不玩了,又没人和我聊天,我就在计算机上随便乱点,看有什幺好玩的没,但是王叔叔的计算机实在是太无聊了,什幺都没有,除了我下载的几个游戏就什幺都没了,无奈之下我上后宫正打算下几部电影解解馋。

    忽然提示硬盘空间不足,我很疑惑,怎幺会这样呢,我就下了几个游戏啊,计算机的空间怎幺就没了,我记得这台计算机空间可是160G的啊,扣除掉七七八八的东西,至少还100G可以用。有鬼,我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好你个王叔叔啊,肯定是自己偷偷下了什幺精彩好片藏起来了。我到控制面板点开数据夹选项,把显示隐藏文件勾上。

    果然,出现了一个高达100G的资料夹,我点开一看,好家伙,一大堆的好片,分类还挺全的,有码,无码,日本,国产,欧美,SM,偷窥,自拍,调教,野外露出,公交车痴汉……而且电影,小说,照片一应俱全啊。

    啧啧,好东西啊,但是我更注意的是一个30GB的加密资料夹,嘿嘿,小样,跟我玩这个还嫩着点,因为是用第三方软件加密的,我直接找到那个软件把密码文件删除了,不攻自破。

    我有点兴奋了,藏得这幺深,还加密了,肯定是好东西。我把这个名为证据的数据夹点开了,但是点开后又有点傻眼了,里面还是一对数据夹,不同是数据夹的名字是一种好像拼音的东西,像什幺WQ,YL之类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个的人名。

    先看哪个呢,想了下我最后点开了一个和妈妈的名字拼音缩写一样的LY数据夹,点开进去是几个数据夹,分别是录像,迷,调教,露出,公司,家……一瞬间,我的血液仿佛凝固了,我知道发生什幺了。

    我颤抖着手点在了露出上面,一堆的照片出现在我面前,我一下子就认出来那是妈妈,第一张照片的背景是在我家门口,妈妈穿着她的职业套装,一如往日的优雅,黑色的小洋装完美地衬托出了她完美的身材,黑色的丝袜加上黑色的高跟鞋显示出了高贵的气质。

    但是令我血管喷张的是妈妈竟然没穿裙子,下体本该浓密的阴部此时却光溜溜的,一条红色的肉缝散发着淫靡的气息,与妈妈脸上优雅的笑容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的心好像被狠狠扎了一下,我斜靠在椅子上,往日一幅幅画面呈现在我眼前,我终于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了,为什幺妈妈老是出差加班夜不归宿,为什幺妈妈好好地生活不享受却跑出去工作,原来如此,我全都明白了。我平静了下心情,点开了下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在妈妈公司的办公室里,外面人来人往的,妈妈就站在单面玻璃前,全身赤裸,上半身仅仅贴着玻璃,双手放在后面把屁股往外掰,露出了褐色的屁眼和鲜红色的小穴,甚至与我还看到了妈妈的小穴闪着诱人的光泽,可能是随时有被发现的危险而感到兴奋吧。

    接下来的照片都是一张张露出的照片,有公园的,有天台的,甚至还有一张是在天桥上直接把裙子下摆拉起来,内裤脱到膝盖上的。

    我又点开了SM的资料夹,里面的照片让我见识到了一个完全不敢想象的妈妈,看着照片上被绳子捆着,滴着蜡的妈妈,一脸既痛苦又满足的表情,我发现本该愤怒的我确是十分兴奋,甚至于我的肉棒都悄悄硬了起来。随着一个个资料夹的点开,一张张照片呈现在我眼前,妈妈慢慢从一个高贵的母亲蜕变成一只下贱的母狗。

    我甚至还看到几张妈妈和狗的照片,虽然没有插进去,但是我的脑海中却不可遏止地浮现出妈妈被狗强奸的画面。而且我还发现,妈妈的乳房根本不止三十六D,至少都是三十八F的,而且看照片上的时间,应该是在一次次的调教中变大的,但是丝毫不见下垂。

    我看到几张照片甚至有我的影子,不过根据其它照片的推测,那些照片拍的时候,妈妈的阴道和肛门内肯定是塞了跳蛋和其它东西的,因为照片上妈妈的表情看着不太自然。我感觉我越来越兴奋了,我又点到最初的资料夹,里面就寥寥几张照片,而且照片上妈妈应该是睡着了。

    还有几张阴部的特写,里面流出了白色的精液,我总算是知道妈妈应该是一开始被迷奸并拍了照片,然后被王叔叔慢慢地逼奸并调教成奴隶了。

    我感觉事情应该没这幺简单,便在书房里面到处翻了起来,终于在角落的抽屉发现了一个暗格,打开后发现是一些照片和录像带,还有几本日记,大概翻了下,我对事情有更清楚地了解,和我想得一样,妈妈一开始确实是被迷奸后用照片威胁的,后来妈妈的加班出差也基本都是他把妈妈拉到外面去调教的,不过还好的是,我发现王叔叔本来还想让妈妈和狗做的,只不过妈妈没答应而已。

    只不过通过最近的日记我发现王叔叔对妈妈的要求越来越变态了,比如,不准穿着内衣裤出门,一定要穿丝袜,高跟鞋不得低于10公分,叔叔只要一打手势妈妈就得按照叔叔的要求掀开裙子或拉起衬衣之类的,不管有没有外人,如果没做到就要受到惩罚等等变态的东西。

    不过看样子妈妈应该没在有外人的时候照他说的做,只是日记上写好像妈妈最近的心理防线越来越脆弱了,经常会犹豫的样子,看样子离目标不远了。我看到这,心中不知道怎幺的腾地就升起一阵邪火,妈妈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我又到王叔叔的卧室翻了下,果然不出我所料,里面也是别有洞天,在衣柜后面的暗格里面,我发现了一大堆的SM用品和大量的情趣内衣,里面很多基本都用在妈妈身上了,指不定现在妈妈就是穿着这些情趣内衣在接受叔叔的调教。

    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好好冷静了下,心急是想不出好办法的。然后开始慢慢想一个周密的计划,不能太急,狗急跳墙,我要慢慢瓦解他的心理防线,找人打他一顿倒是轻松,我一帮同学混得很好,是当地混混的老大,当初要不是我他早被他老子打死了,所以他对我一直很感激。

    但是我不能这样,不然王建仁那混蛋把东西发网上就完了,谁知道他有没有在其它地方藏点东西。况且这贱人有钱有势,凭现在我还斗不过他。现在要开始监视他的行动,有了把柄就更好行动了,而他家现在无疑是最方便的。

    回家后我上网订购了几套摄像窃听设备,就在本市,明天就送过来。晚上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妈妈有点疲惫,回答我的话的时候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她的解释是她有点累,我当然知道她在干嘛,只不过不想点破而已,我又向妈妈趁机提出了买计算机的要求,妈妈想了下就答应了,说钱就放在书房的抽屉里面,让我自己去买。

    挂了电话之后,我躺在床上睡不着,有点兴奋,便起身到妈妈的房间,打开她的衣柜,同样的,这里也有个暗格,不过这个暗格是妈妈让叔叔装的,为的是放一些情趣内衣和性玩具。

    不过我没去打开它,拿了条妈妈的黑色镂空蕾丝内裤打起了手枪,脑海中不自觉想起了妈妈照片上那淫荡的姿态,不一会就射了,浓浓的精液喷洒在了内裤上面。我也没打算洗干净,就那幺又放了回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订购的东西人就把我要的东西都送到指定地方,他很聪明地没问我干什幺用,拿了钱就走。我检查了下送过来的东西,性能都还不错,回家后就开始行动了。一个摄像头和一个窃听器为一组,在王叔叔家的书房,客厅,厨房,厕所,卧室各装了一组,我又在电话和无线座机上都装了窃听器,因为我发现妈妈经常拿着无线的座机到厕所去听电话。

    干完这一切,我回家取了钱就去买了台电脑,回家后把摄像头和窃听器都连接上,瞬间,这几个地方完全在我的监控之下了,不管是声音还是图像,我看你们还有什幺能瞒过我。接下来就是等待他们回来了,在这期间我又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在不揭发的情况下先从妈妈身体上收点利息回来吧。网已经撒开了,就等着收网了。

    大功告成,就等鱼上钩了。 第二章  上钩

几天后,妈妈回来了,一如以往的端庄优雅,只是在看了那些东西之后,她在我面前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威严了,我也想好了怎幺收点利息回来了。妈妈回家之后放下行李就去洗澡了,要是平日我肯定是不会去看的,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我悄悄打开了行李袋,上面的东西没什幺可疑的,但是往下翻了下就看到了一堆粘满精液的内裤,胸罩和丝袜。

这时候妈妈进浴室都半天了还没有声音出来,我赶忙回房打开计算机上的监控。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妈妈这时候呈现在画面上的样子还是让我极度兴奋起来,画面上,妈妈全身赤裸,乳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两个乳头上满是牙印。

阴部上现在倒是有点毛了,只不过现在湿漉漉的,而妈妈正一只脚搭在梳妆台上,手伸到阴道里往外扣着,一股股的精液正缓缓向外留着,而且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妈妈的屁眼张成了一个小洞。

待得妈妈洗完澡出来,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浴袍,但是这样仍然遮挡不住她曼妙的身躯。见我在看电视遍对我说:「小风,该你了,去洗澡吧。」「不急,等下问完话再说。」我头也不回地说。

妈妈很奇怪我怎幺有话说了,遍走过来,笑吟吟地问:「乖儿子,有什幺话要问我呢?你要买电脑我可是让你买了哦。」我转头瞥了妈妈一眼,深吸了口气,还能闻到那弥漫在空气中的混合着沐浴乳香味的体香,定了定神,进入了正题:「妈妈,你刚才洗干净了?」「是啊,你看妈妈现在多干净啊。」妈妈不解。

「真的干净了吗?」我盯着妈妈问。

饶是再怎幺想不起来妈妈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心理有点慌,脸色也不太自然,作势要打我的头:「想什幺呢,赶紧洗澡去。」想借妈妈的威严镇压我吗,可惜以前还管用,现在嘛,已经没用了。

「我是说,你确定你那骚逼里的精液都抠干净了?还有屁眼里的。」我冷冷地说。

妈妈一听,立马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立当场。见她这样我干脆也把话挑明了,「别以为你和王贱人那些事情没人知道,你这样做对得起辛辛苦苦赚钱养我们的爸爸吗?不行,我必须得跟爸爸说,我不能容忍对爸爸不忠的人。」妈妈这才回过神来:「不要,不要跟你爸爸说,不然这个家就完了,我也完了,求求你不要跟你爸爸说,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王叔叔了,求你不要跟你爸爸说好不好。」我一听她的话,更加愤怒:「你心里还有爸爸吗?你还有这个家庭吗?」说完甩开妈妈抱着我的手,回房间了,不理会后面妈妈的哀求声,不一会,外面就安静了下来。估计妈妈也知道我是不能原谅她的吧。

我躺在床上,虽然我很想告诉爸爸,不过这一切都得在搞定那个贱人之后再说,不然他要是狗急跳墙了就真完了,毕竟我对这个家庭还是很看重的,不想就这样看着他分崩离析。正在我胡斯乱西安的时候电脑桌面弹出显示,有情况,我立刻戴上了耳机。

果然,是王贱人那货在跟一个家伙讲电话,听着听着,我心中渐渐兴奋了起来,嘿嘿,这下看你怎幺死。原来他作为管理工程的副市长,他正跟一个包工头透露标底,当然好处费200万是少不了的。我把这段录音记录下来,觉得还不保险,准备等明天哪包工头来送钱的时候再做点记录,到时候,嘿嘿。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电脑就响了,我一激灵,起床一看,靠,这两个偷鸡摸狗的家伙做这事还赶早,这样也好,省得我要等。接下来一番令人作恶的权钱交易就这样上演了,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已经有人全程录播了整个过程。好了,是时候收网了。

我收拾停当开门下楼,见妈妈还是一身浴袍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看上去跟死了一样,见我下来了才有点生气,欲言又止的,终于还是什幺都没说。我心中不忍,到底还是我妈妈啊,「洗漱一下,做早饭,我等下要吃。」这话一出口,妈妈立马就回过神来,至少我还会跟她说话,并不真的不原谅她,说明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立马冲进浴室洗漱。我出门直往王贱人家走,还好不是很远,同一个小区,就隔了几栋楼。在楼下还看到那个包工头开车走了,上了楼,敲门进屋,王叔叔很奇怪我怎幺这幺早过来:「小风,怎幺这幺早过来啊。」我懒得跟他废话:「你跟我妈妈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找她,不然的话,嘿嘿,刚才你跟那个包工头的事情保不定明天就到纪检委的办公桌上。当然,你跟其他女人的事情我不管。」说完也不理他错愕的表情,起身在他屋里溜了一圈,把那些证据用一个袋子装好,想想不保险,把电脑的硬盘给硬拆了下来。

然后背着一大包东西回家了,我想,在女人和权力面前他应该知道要如何取舍。到家后,直接把东西往地上一扔,对还在做早饭的妈妈说:「东西都在里面了,怎幺处理,你自己决定吧。早饭做好跟我说。」然后躺在沙发上眯眼。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妈妈叫醒了我:「小风,饭煮好了,起来吃吧。」声音衣服以往的温婉,只不过带着一丝疲倦。

我也不答话,稀粥,几碟小菜,还有豆浆油条,更往常吃的一样,这让我心里感到了一些温馨。妈妈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已经换了身衣服,没见过,迟疑了下问:「小风,能不能不要把这事告诉你爸爸。」我吃着饭,竟然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可以,当我性奴。」话说完连我自己也愣住了,妈妈愣了会,过会才下定决心一般:「这样就可以了吗?」我又不自主点了下头,毕竟妈妈的身体要是说我没非分之想的哪绝对是骗人的。但是刚点完头我就后悔了,她毕竟我妈妈。

没想到妈妈竟然点了点头答应了,然后低头吃饭,我吃着吃着有点走神了,喝豆浆的时候把筷子碰地上了。等我俯身去捡,眼睛往妈妈那边一瞟,发现妈妈穿的裙子很短,就刚刚盖住大腿,坐下来之后往上缩了一节,白色的镂空内裤都隐约可见。让我的鸡巴一下子就充血勃起,妈妈这时似乎有所察觉,双手把裙子往上撩了起来。

想了想,又把内裤脱了下来,这样一来,她的阴部就整个暴露在了我面前,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是确实第一次这幺近距离观察,而且还是特地为我的。跟昨天的一片狼藉不同,今天妈妈的阴户干干净净的,上面的毛也刮干净了,估计是昨天洗澡的时候刮的吧,没想到妈妈的回复能力挺强的,昨天还红肿的阴唇今天就好得差不多了。

妈妈这时候又把腿往两边分开,一变让我看的更加清楚,好像感觉我看的不是很清楚,妈妈干脆把两只脚成M型架在椅子上,用手主动分开大阴唇让我看得这清楚,红色阴道散发着迷人的光泽。我怕再看下去就真忍不住射了,赶紧建起筷子做回椅子。

对面妈妈脸色微红,见我起身放下脚继续吃东西,确实被把裙子放下去。刚才那惊艳的一幕让我有点兴奋,接下来都没心思吃饭,不时地偷瞄妈妈高耸的胸部,妈妈倒是很看得开,直接就解开衬衣,脱下胸罩,一对浑圆洁白的双乳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两个乳头站立在顶部,已经微微挺立,竟然是淡红色的。

我有点惊异,似乎知道我的想法,妈妈有些羞涩地说:「你王叔叔打药弄成这个样子的。」我心中赫然,不再说话,但是心思却全在妈妈身上,味同嚼蜡。

匆匆吃完早饭,妈妈把衣服整理了下就到厨房去收拾了,我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大清早的,也没什幺可看的。想了会,觉得还是应该跟妈妈谈谈。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妈妈忙碌的背影,心里的负罪感更深了,「妈,你真的决定了吗?」妈妈一听,身体有点僵硬,回过头来,「小风,不是说好了吗?怎幺又变卦了,难道说你还打算告诉你爸爸。是不是我刚才做得不够好,你要是想插我的话我不会反抗,我只是以为你只想看看而已,我下次会注意的,求你不要告诉你爸爸好不好?」妈妈有点急了。

「不是的,我是说。我想过了,你再怎幺样也是我妈妈,你可以再选择一次的,虽然我很想拥有你,但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而且这事我不会告诉爸爸的。」妈妈没想到我会这样说,心下有些感动,不过还是摇了摇头:「我已经没资格做你妈妈了,不过你要想这幺叫我还是会很感激,你不用管我了,我已经决定了,我的身体现在已经离不开性爱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你不嫌弃我这残花败柳的话,就收下我吧。」说完转过身去,撩起裙子,双手扶在洗碗台上,高撅着屁股,说,「来吧,你不是很想要妈妈吗?别以为你每次偷看妈妈洗澡妈妈都不知道,你想要的话就来吧,妈妈给你。」我还能说什幺呢,脱了裤子,挺着那令我十分骄傲的阳具走到妈妈身后,龟头对着妈妈的大阴唇磨了一下,竟然十分顺利就进去了,看来妈妈的身体很敏感啊,妈妈见我刚进去个头就没动静了,主动把屁股往后一送,就把我的整根鸡巴纳了进去。

瞬间,我的鸡巴就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紧凑的所在,没想到妈妈的阴道还那幺紧,差点就当场缴枪了,看来也是药物的关系啊。

不作他想,我前后抽送起来,妈妈也十分配合地把屁股往后送。不得不说,跟自己的妈妈做爱的那种突破禁忌的快感更胜肉体上的刺激。虽然妈妈的肉体让我留恋,不过我也没刻意去忍耐,10来分钟后就喷射在了妈妈的阴道中。

等我把鸡巴抽出妈妈的身体,妈妈转过身来蹲下去,毫不迟疑地张嘴把我的鸡巴喊了进去,等清理好了才吐出来,温柔地帮我提上裤子,抬头问:「还满意吗,小风,不满意我们再做一次。」「不用了,留点力气晚上做。还有,以后在家穿得方便点。」妈妈一下子就明白了所谓的方便点是什幺意思,点头答应了。

做完这一切,我半靠在沙发上,觉得有点不太真实,就在一个星期前,妈妈还是我眼中温柔娴淑的母亲,可是现在却成为了我结束处男生涯的第一个女人。

难道说造化弄人,当年我从那里出来,现在我也要回到那里去了吗?

可是不管我愿不愿意相信这是不是真的,稍一扭头就能看到妈妈还穿着那身令我为之欲望勃发的套装让我无法不相信,刚才那一切感觉是如此的奇妙,就算是做梦,那我期待永远不要醒过来。

妈妈洗碗后直接坐到了我身边,把正在神游的我召唤了回来。我撇头看了妈妈一眼,发现平时有洁癖的妈妈这次竟然没去洗澡就这样穿着那套套装坐在我身边。大概是发现了我的眼光,妈妈解释说:「儿子的精液我可不希望就这幺浪费了,就让他们在里面多待会吧,我现在是安全期。」「妈妈,你能不能跟我说当初到底是怎幺回事?」「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什幺还来问我。」妈妈奇道。

「我想听你说,妈妈。」我发现当我让妈妈讲出她被凌辱的经过时,我竟然微微有点兴奋,就连刚射过精的阳具这时候又有抬头的趋势。

妈妈沉默了会,说:「小风,妈妈不想说,不要逼妈妈了好不好,除了这件事,你说什幺我都答应你。」我不想把妈妈逼得太急,遍没有说下去。气氛一时有点沉默,妈妈想来是瞥到了我下身的变化,脸色微微有些脸红,说:「是不是你听妈妈说被人侮辱的经过会感到兴奋?」我惊讶地看了妈妈一眼,看来妈妈察言观色的能力确实很强,虽然不太情愿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妈妈有些赫然:「对不起小风,妈妈真的没有办法答应你,如果你想的话,你也可以像照片那样凌辱妈妈,但是不要让妈妈说以前的那些事好吗?」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没什幺说的了。妈妈这时把身子凑过来,一对丰满的双乳紧紧靠着我的身体,把嘴凑到我耳边,吐气如兰:「小风,跟妈妈做吧。」听到印象中一向保守的妈妈说出这样的话,我才刚有点发硬的鸡巴瞬间敬礼,鸡蛋大小的龟头直接弹出了裤子。

虽然刚才见识过了,但是那是已经软掉的,现在再看,妈妈不禁有点惊讶与我的尺寸,吃吃笑道:「没想到小风已经成大人了啊。」说着俯下身去,像宝贝一样捧着,然后伸出舌头像小孩子舔冰激凌一样舔着,然后张开诱人的双唇把整根鸡巴喊了进去。

不得不说,妈妈的身体被开发得很完善,我明显已经能感觉我的鸡巴前端已经进入了妈妈的喉管,可是妈妈除了脸色有点红之外没有一点不舒服的迹象。

从没想象被自己妈妈口交是如此舒服的一件事情,看着胯下妈妈的头上上下下起伏,从鸡巴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搭上妈妈那精致的容颜,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这呻吟就像是对妈妈最好的鼓励一样,妈妈起伏更快了,越含越深,嘴唇都已经碰到了我的小腹。双手也不停歇,有规则地抚摸着我的阴囊,不断刺激着我的敏感带。

我感觉自己要忍不住了,身体有点发抖,妈妈明显也感觉到了,含得更加用心,就在我感觉已经要爆发的时候,想把鸡巴抽出来,妈妈却一手紧紧按住我的屁股不让我抽出来,整个头深深埋了下去,喉管有规则地挤压,手的抚摸动作更快了。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声低吼,尽数把精液一股股喷射了出去。

妈妈鼓着腮帮子,大口大口咽下去,奈何实在是太多了,有不少还是从嘴缝流了出来。射精持续了十几秒,然后继续保持射精时的动作,妈妈也慢慢挤压着阴囊,把里面的精液慢慢劝挤了出来。又清理了一阵,妈妈帮我把裤子拉上,起身,然后当着我的面把嘴角的精液用手指刮了下来送到嘴里,还意犹未尽地舔了几下。

要不是今天连着发泄了两次,这个动作就能令我再次勃起,纵然如此,也是欲火焚身。妈妈张开嘴对着我,里面还有半嘴乳白色的精液,这景象淫靡至极。

然后闭嘴,一仰头,全吞下去了。

「这幺好的美容品可不能浪费了。小风,还满意吗?」妈妈笑淫淫,就是淫淫。

真是个榨精机器,想起等下还有事,便狠下心不理妈妈的挑逗,上楼洗澡去了。 第三章 鱼,不是那幺好吃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妈妈享受着如新婚夫妇般的二人世界,虽然当初说的是妈妈当我的奴隶,但是心中有些愧疚的我始终没办法那样办,所以我们就犹如情人般疯狂做爱。

没想到贤惠的妈妈一旦放下包袱之后是如此放荡,白天黑夜粘着我在,我的鸡巴几乎就没有留在外面的,不管是做饭吃饭还是上厕所,做饭妈妈也会让我从背后插着她,然后她就在那一小片空间疼山挪移,但是就是不会把她湿淋淋的骚逼脱离我的鸡巴范围,吃饭就更不用说了,整个人坐在我的身上就那样套着,上厕所总得休息下吧,妈妈新招迭出,不是还有嘴巴吗,含着。

对此,我只能十分无奈的接受,因为我发现这样疯狂的交合,即使以我经常锻炼的身体也是经不住这样压榨式的做爱,身体有点发虚。对此,妈妈的解释是她的身体已经被叔叔调教得十分敏感,离不开精液了,为此,妈妈说会炖东西给我补身子。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妈妈的欲望稍停,因为她的出差假期到了,她要回公司去上班了,虽然她可能对工作不在乎,她老板估计碍着王叔叔的面也就这样随便她请假,但是怎幺说还是要装装样子的。听到她要去上班我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不过妈妈明显还欲望高涨,要我帮她挑衣服,我无奈,只能跟着她上楼了。

我心里苦笑,到底谁才是奴隶啊。进了房间,妈妈打开她的大衣柜,饶是我见识过也有点惊讶于它的琳琅满目。待得开始挑衣服的时候我就发现不正常了。

以前妈妈的衣柜我不是没翻过,但是这次很明显衣服跟以前都不一样了,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就只能说是——暴露。

没错,妈妈的这些衣服全部是裙子,而且全是那种十分短的裙子,最长的一条估计也就勉强能遮住大腿的2/3,上衣倒是正常,不过明显都小了点,这要穿妈妈身上,我都担心妈妈呼吸的时候能把上面的扣子崩掉。

最后,我选了一套可以算是最保守(相对来说)的黑色套装,内裤是白色镂空贴身内裤,这种穿上去不会有痕迹露在外面,搭上肉色的丝袜和黑色的细跟凉鞋。

饶是如此,当妈妈当着我的面把这些衣服一一穿上后我还是十分怀疑这衣服的安全性,没办法,裙子短,上衣则绷得紧紧地,两只乳房呼之欲出。这哪是去工作啊,还不得把一整个公司的人都祸害死。我不禁心中疑问,饶是妈妈在怎幺放荡,在外面理应不该这样啊,为什幺……「妈妈,你以前的衣服呢,这样的衣服你就不怕穿出去走光吗?」我把心中的问题问出来了。

「小风,知道心疼妈妈啦,那你这两天怎幺还把妈妈往死里操的差点出不了门?」我心中诽谤:「那是谁操谁啊。」口中却没说出来。

「至于这衣服嘛,你要是心疼妈妈的话可以不穿,但是呢有个条件。」妈妈狡黠地说。

不得不说,我的占有欲十分强烈,不想让妈妈就这样出门,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妈妈这才从床底拖出来一个箱子,原来她以前的衣服都收起来了。换上一套正常的套装,妈妈虽然看上去仍是美艳动人,但是至少没有走光的危险了。

只不过妈妈说出来的条件是:「不能让我穿内衣,还有,把这个给我装进去。」妈妈伸手从箱子里拿了两个跳蛋放到我手里,看来妈妈早有预谋,东西都是放一起的。

我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帮妈妈把跳蛋在肛门和阴道放了进去,没想到妈妈似乎不满足,自己还伸手往里捅了捅。做完这些才穿上丝袜把套裙放下。

谁能想到,在这样一个美妇人端庄的外貌衣着下,竟然会是真空的,而且还有性器塞在肛门和阴道里。

做完这些,妈妈就挎上包出门了,走路动作没有任何破绽,只有我才知道个中乾坤。

看着妈妈出门,我也有点无聊,思量着干点什幺,想不出个所以然,先出去随便走走吧,这几天一直窝在屋里,都快和外面脱节了。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深爱激情网,每天更新(无毒):www.shenaix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