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成人黄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玉娟的故事

玉娟的故事

第一章 

  「爸,你不要再结婚了,求求你了。」

  玉娟泪眼涟涟的望着父亲赵强,早就听同学和巷弄里的婆姨们说后妈厉害,再联想电影里那悚人的画面,她就不寒而栗。

  赵强叹了口气,有些茫然。

  方当盛年的他一年前丧妻,平日里身边虽不乏女人,但每每暗夜里醒来,拥衾独卧,不免想入非非。

  再加上亲朋好友一再撺掇他再娶个女人,就有些儿心动,这阵子跟一个叫慧芳的刚对上了劲,想不到刚吐点口息,就让女儿顶了回来。

  「娟儿,给你找个妈不好吗?你也好有个伴呀。」

  赵强劝着玉娟,「你别听别人瞎讲,哪天爸带回来让你瞧瞧。」

  「我不要后妈,爸,就咱们两人不好吗?」玉娟噘着嘴端起饭碗走进了厨房。

  赵强望着女儿那窈窕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摇了摇头,牵上自行车,用力一蹬,晃悠悠的上了中山北路。

  他这时是侨兴机械厂的副厂长,分管生产,也有风声说他就要顶替现任厂长马达。

  他平日里平易近人,在厂里口碑甚佳,许多工人都想他来当这个家。

  赵强像往常一样未进办公室,先到印模车间,他以前也是在这干出来的,是年年的模范车间。

  「赵厂长,你来了,」

  一个甜亮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不用转身也知道是车间主任林琳。

  「噢,小林,你也这幺早。」

  他是提前来上班的,这时还不到七点半。

  「还不到上班时间呢。」

  「你不也这幺早?」

  林琳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林琳脸如满月,媚眼如丝,当年也是一朵厂花,很多年轻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后来也是赵强出面作主,嫁给了现在的供销科长李磊。

  「嘿,说的也是。」赵强勉强笑笑。

  「你有心事,说给我听听,」

  林琳关切的凝视他,「别憋在心里,闷坏了身子。」

  其实她早就爱上了赵强,只不过赵强与他的妻子是情深意浓,她也知道插不上脚才作罢。

  「也没什幺,你忙吧,我先走了。」赵强摇摇头,转身就要出门。

  「别忙着走,」林琳轻拉着他的手,一双凤眼火辣辣的瞪着他。

  「现在又没别人,咱们来聊聊。」

  「李磊还没回来吗?」

  赵强问道,「小孩书念得怎样?」

  「咱们不说这个,」林琳将身子轻靠在他的胸前,「听说你又要结婚了?」

  赵强闻到一股清香,不禁心下一荡,眼前的林琳就像熟透了的桃子,婚后的她虽说生了小孩,但仍是漂亮如昔,风采不减当年。

  「没那回事,别听人瞎说。」

  赵强的手已是搭在了她圆润的屁股上,只觉得滚烫滚烫。

  林琳嘤咛一声,踮起脚尖就把樱唇往上凑,两人的嘴紧紧的吮吸着,舌头交织在一块,赵强的手猛的插到了她的下身,那阴部突起处长满了又长又黑的阴毛,中间的那道缝已是湿润,淫水直流。

  赵强扒下她的裤子,掏出自己的家伙,噗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林琳单脚盘在他的腰间,身体靠在机床上,嘴里不停的发出快乐的叫声。

  赵强猛烈撞击着,只觉得她的里面又紧又湿,突然一阵的痉挛,他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射出了一股浓浓的精液,林琳啊的一声,浑身发软,气喘吁吁,「你晚上来家里,李磊到北京出差还没回来。」她兴犹未尽。

  「这样不好吧,」赵强犹豫道:「我再找机会,你快先把衣服穿上。」

  已经快到上班时间了。

  林琳嗯了一声,腻声道:「记着啊,要不我上你家也可以。」

  做爱后的她更是显得妩媚。

  赵强咬了咬她的耳朵,整理好衣服就匆匆上办公室了。


第二章

  华灯初上,赵强一进屋就看见女儿正端坐在饭桌旁。

  饭桌上一如往常放着三付碗筷,虽然爱妻离世一年多了,但女儿仍固执的保留着这习惯。

  「娟,你怎幺还不吃饭,」

  赵强见桌上饭菜没动,「早跟你说了,要是我回来迟了你就先吃。」

  「我偏要等你回来一起吃。」

  玉娟倔强的说,「以后我都等你回来。」

  「傻孩子,这样很容易坏了胃。」

  赵强爱怜的抚摸她的乌黑的长发,女儿越发长得像妻子了,连性格也相似。

  他吃着玉娟盛上的蕃薯饭,问道:「过几天要考试了,你也要早就睡觉了。别读得太累。」

  女儿可能是秉承父母的天赋,自小就成绩优异,学冠同龄,历来是学校和老师眼中的宠儿。

  赵强从来也就不担心女儿的学习,反倒常常叫她不用太辛苦。

  「知道了,爸。你这几天总是这幺迟回来,是不是厂里很忙?」

  玉娟瞪着她那双大大的黑眼睛,小心眼里满是狐疑。

  赵强瞅了一眼玉娟道:「最近赶一批货,这个月爸是别想清闲了。」

  玉娟笑了,盛了一汤匙的莲籽汤在赵强碗里,俏皮的道:「我倒宁愿你厂里多点工作,免得你有时间总在外沾花惹草,尽想给我找个后妈。」

  赵强捏了捏她的高挺的鼻子,叹道:「有你管着,我能怎幺样?」

  站起身来,打开橱门,一看,呆了。

  他的那些藏了好多年的陈年老窖都不见了。

  他回头看着玉娟,她却迎着他凌厉的眼神,袅袅亭亭的走到他的身前,轻声道:「爸,你别生气,我都把它给了后巷的老陈头了。」

  说着抚摸他的略显憔悴的脸,柔声道:「妈去世后,你就每日里以酒浇愁,妈以前不是不让你喝吗?你看看这一年来你老了许多!」

  赵强悲从中来,哽咽道:「可你妈、你妈她不要我了,她违背了当初的诺言,一个人就这样去了。娟儿,娟儿……」

  他刚强的方脸上有一种哀怨欲绝的神色。

  玉娟瞧得心一阵阵的疼,紧紧的抱着她的父亲,两人抱头痛哭。

  渐渐的﹐赵强感到玉娟的身体有些发热,他心中一荡,忙推开她,用他那双大手擦拭她的泪水,道:「别哭了,快吃饭吧。」

  玉娟的眼神里好像已经有了些沧桑和忧郁,这不应该是她这种年龄所应有的。

  入冬的杭州夜凉如水。

  赵强每每从子夜里惊醒,总是感到一些寒意,尽管身上的被厚如山。

  往日他每一醒来,总是将手偷偷伸进妻的下体,那有浓浓的春暖。

  而妻也是配合着,两人好似初恋般总是爱不够,亲不完,在被窝里辗转做爱数番,才相拥着沉睡到天明。

  恍然间有一种温热包围着他,那温热熟悉之极,正是爱妻回来了,他一阵的惬意,用手拥抱,那身子曼妙无方,温软如玉,一股清香氤氤在他的周围。

  他恍惚置身于一个美轮美奂的殿堂里,有一双纤纤玉手为他揉搓他那条已然暴涨的阴茎,于是他快乐的哼叫起来,接着有香津暗渡,他不再感觉口渴,不由自主的伸出长舌吮吸那琼浆玉液。

  赵强的心儿好似在云端飞荡,他腾身而起,用劲一插,直捣玉门关,阴牝微张,一双玉腿盘在他的腰间,身下的呻吟声和喘息声与他沉闷的喝声交织在一起,更是使他情慾暴涨。

  他狠狠的发洩着隐埋在心中的苦闷,疯狂的撞击着,突然他猛叫一声,重重的倒在了那已经几度昏迷的身体上。 第三章

  「啊,我干的什幺事啊?」

  赵强醒时看到下体一片狼籍的女儿,不禁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叫喊。

  躺在床上的玉娟一丝不挂,嘴角间还残留着一些唾沫,一头长发披散着仍掩不住那醉人的春色。


  她缓缓睁开眼睛,眼中爱怜无限,轻声说道:「爸,你别内疚,这是我愿意的。」

  赵强哀声道:「不,不,你还小,你不懂,我怎幺对得起你九泉下的妈妈。」他绝望之极,眼中一片茫然,除了死,他已别无选择。

  玉娟非常清楚自己的父亲,母亲临死时他那哀伤和痛楚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历久弥新,永远也挥之不去。

  她从后面抱住赵强,柔声道:「爸,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妻,就是你当年在未名湖边海誓山盟的柳如依。」

  赵强与柳如依在北大念书时一见钟情,其间虽历经坎坷,但终携手来到美丽的杭州工作,然而天不作美,柳如依在一年前因车祸不治去世,永远的离开了他们父女。

  「不是的,你是我的女儿,我和你妈妈最亲的女儿!」

  赵强泣不成声,大错已然铸成,这世界在他的眼中显得是那样的无情和苍凉。

  玉娟站了起来,退了几步,叫道:「爸,我答应过妈妈,今生今世永远照顾你。如果你弃我而去,那幺,爸,黄泉路上我陪你走。」

  赵强望着女儿那凄苦无助的眼神,那眼神当年曾叫他肝肠寸断,生死与之。

  他上前抱住她软绵绵的身体,眼泪夺眶而出,「一切的错都是爸的错,一切的罪就由爸来受。」

  「爸,我的爸,就让女儿来照顾你爱你陪你,永远永远。」

  玉娟紧紧的抱着赵强刚劲的后腰,脸上绽放着幸福的泪花。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深爱激情网,每天更新(无毒):www.shenaix3.com